返回

第二章.咖啡厅调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好烦哪!我这辈子最最讨厌逛夜市,逛商场,我要是有时间,我宁可躲到网吧里打一天游戏,也不去逛什么夜市。这小晴子真是兴趣昂然,她哪是在逛夜市啊,路边的小服装店,卖包包的,卖鞋子的,她都要进去呆上好一阵子,然后还不停地问我好不好看,我不停地敷衍着。然后在思想里面把她掐死了一千遍,然后又分尸。正当我正在考虑把她的尸块都藏在什么地方比较安全的时候,她说了一句话让我立刻打消了杀人灭口的念头:

    “师兄,你饿不饿?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吃晚饭呢。肚子已经饿得前后两张皮都快贴到一块去了。我突然来了精神: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一起去找点吃的去。”

    街头上卖吃的东西的真的不少,不过我们已经来到了商业比较繁华的地方,要找一个便宜点的位置倒还真不好找,唉,今天好好请她吃一顿,堵一下她的嘴,比杀人灭口要现实一点。这小晴子倒也不客气,经过一家咖啡馆的时候直接把我拉了进去。我这个乡下的穷学生,哪里进过这种位置啊。但是想出去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门口那两个迎宾小姐堆着一脸笑迎着我们进去,但我分明看到她们脸上写满了鄙夷。哪天我有钱了把这家咖啡馆买下来,让你们两个给我洗脚!而且是踢了球之后的臭脚,那种最臭的时候的脚!我想着那两个漂亮的迎宾小姐闻着我的臭脚还不能说臭的情景,忍不住又笑了起来。小晴子回过头来看了我半天,不知道我又在笑什么。一个导座的小姐领着我们坐下之后,我看了一眼小晴子,又看看我自己,又看看咖啡厅里的环境,觉得实在是太不协调了,唉!两个乡里人跑到这里来干嘛!小晴子好象一点也不紧张,她以前是不是经常来这个地方?

    服务生过来轻声问道:

    “两位要点些什么?”

    小晴子把菜单递给我,我拿起菜单,两眼发白,好多东西我见都没见过,怎么点啊?翻了半天,总算看到最便宜的堡饭,排骨堡饭,三十五元一份。我一个星期的饭钱哪!我偷偷瞅了小晴子一眼,然后故作镇定地说,我就点个排骨堡饭吧,你看你要些什么。我说这话的时候连服务生都没敢看一眼,我好象觉得咖啡厅里的人都在看着我一样。小晴子翻了半天,点了一份薯条,一个煎饼。服务生说:

    “两位不喝点茶吗?”

    我又瞅了小晴子一眼,她摇摇头,说不要。服务生为难地说: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最低消费每人100元起。两位还差80元呢。再上壶绿茶吧,刚好80元。”

    我当时的眼睛都绿了。心想这回是亏了血本了,这两个月看来要吃馒头过日子了。小晴子说:

    “好的,就来个绿茶吧。”

    东西都上齐之后,小晴子给我倒上茶,我顾不上喝茶,三下五去二,把排骨堡饭吃得一颗米也不剩。然后接连灌下两杯茶,感觉东西太少了,肚子一点都没填饱。小晴子把薯条蘸上番茄酱递到我盘子里,我毫不客气地就吞了下去。感觉就象一个饿极的老虎没抓到羊子,抓了些蚂蚁充饥一样。等我忙得差不多了,小晴子轻声问道:

    “吃饱没?要不再点些东西?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:“饱了饱了,我们结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晴子看着窗外,一动也没动:“来了,就多坐一会儿嘛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那里如坐针毡,但也没办法,她不走,我也不好强行说要走。

    小晴子没有回头,仍然望着窗外:“真羡慕他们城里人的生活。下了班,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出门喝个咖啡,逛逛街,什么时候能过上他们那样的生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恨恨地说道:“我是没什么机会了,你以后可以找个有钱的老公,这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小晴子定定地看着我,我赶紧把眼光移开,吃饱了,我终于可以静下来看看旁边的人都在干些什么。离我们最近的是一个很老的男人,对面坐着一个很年轻的女子,那男人不知道说些什么,那女子不停地轻笑着。还有一些应该是生意人,都在低声交谈着什么,其实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们,我怎么进来的时候感觉好象每个人都在看着我们一样。

    咖啡馆里开了暖气,我又吃的太猛了,感觉非常热,就把外衣解开了,小晴子很快注意到我胸前挂着东西,问道:

    “咦,你还挂了一块玉?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不耐烦地说:“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晴子居然伸手过来拉,在这个场合我不想引起太多注意,只好把玉解下来递了过去,她看到玉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,然后又故作镇静地说:

    “好奇怪哦,你的玉怎么只有半块?”

    $LK网●唯bR一正#版b3,。其他¤(都?是6{盗(版c#

    “有什么奇怪的?看够了吧,还给我。”我一把把玉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小晴子很认真地看着我:“你这块玉是块好玉,可惜只有半块,能不能送给我?”

    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什么时候又成了鉴定专家了,这块玉我从小就戴着在,凭什么要送给你?”

    说起来,这块玉还真有一段故事,那是母亲告诉我的,父亲一年前出狱的那天,电话里母亲讲起当初我年幼多病,为了给我治病,父亲卖了祖上的房子,还是筹不到足够的钱,只好和别人一起去拐卖小孩后来被关进去二十多年。而那半块玉就是从他贩卖的某个小孩身上扯下来挂到我脖子上的。她希望我能认那个人做父亲,但是我很讨厌那个人以前做的那些事情,让我自小起在小伙伴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,所以我也一直没有答应母亲的要求。唉!我一直恨自己为什么生在这么穷的农村,有这样的父亲,上天不公啊。关于这块玉的来历我当然不能和这小妮子说。

    小晴子盯着我看了半天,脸又有些红:

    “师兄,晚上我寝室里就我一个人,过去陪我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玩什么?你那里又没什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刘晴突然跑到我旁边来坐下,悄悄地凑到我的耳边,她的发丝弄得我的脸上有些痒痒,我都可以闻到她的体香了:

    “给你好看的,好玩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的口气吹到我的耳中,让我浑身非常酥痒,这个小晴子,今天好象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瞪着她,有点说不出说来。

    刘晴把眼睛闭上,噘着小嘴巴:“韩晨哥哥,亲一个嘛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离她远一点点,但是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严肃点!我还是个处男呢!我要把我的初吻交给神圣的爱情,你没脑又没胸,实在对你提不起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韩晨你去死吧!”刘晴睁开眼睛,恨恨地说道。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