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六章.导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“把我的衣服拿过来!”我看到刘晴,很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刘晴和李洁相对看了一眼,都有些尴尬。刘晴把我的衣服拿了进来,我关上门,迅速把衣服换上,然后出了卫生间,看到刘晴和李洁仍然坐在那里互相看着,都没有作声。我把李洁的衣服递还给她,李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:“韩晨,这笔帐我会给你记着的!”然后转身拉开门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刘晴知道自己惹了祸,但她的嘴巴一点也不饶人:“韩晨,你对李洁做了什么?她为什么那么说?”我没吱声,看了她一眼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晨,你不要生气啊,我也不知道她们会突然都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,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,以后谁也不欠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”刘晴的言语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理直气壮了。

    “*z网"M正m版|/首,s发X

    “太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晨…”

    一夜的胡思乱想,第二天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刚睡着,天气已经入冬有好几天了,在被子里真不想起来。不过还是突然坐起来,小辉已经出去了,这小子变态,每天五六点钟就去操场跑步,大冬天也不例外。我宁可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。不过这个月底实验的数据可能就出来了,这可是我们忙了大半年的成果,我还是早点过去照看一下子。随便吃了点东西,便赶到了实验室里。导师和刘晴已经在里面了。看到她们两人,我虽然已确信刘晴不会把我的溴事说出去,但我还是很心虚。导师看到我脸色不太好,很关切地问了一下:

    “生病了吗?这些天把你们都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昨天晚上陪几个老乡喝酒搞晚了一点。”刘晴听到我这么说,看了我一眼,想笑又忍住了,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导师显然没注意到我和刘晴的表情,仍然语重心长地劝我:“喝酒不要喝多,对身体不好。”我回望了导师一眼,感觉到她的眼神暖暖的,我赶紧把眼睛望到别处,心里那个后悔呀!真的不该对导师起什么邪念。

    导师是学院里新材料系的博士生毕业留校,三十岁还不到,她和她老公以前都是学院周副院长的得意门生,而且都是国内知名的新材料专家,她老公五年前就出国去了,我是她带的第一批研究生,

    我们系在新材料研究方面是国内比较先进的,这个研究中心有十几层楼高,这一层东边都是我们的实验室,每天早上我和刘晴来了之后,导师都会把东边的门锁上,我们一共就三个人,导师,刘晴和我,刘晴是半年前加入我们的,是我的小师妹.去年的时候我还有两个师兄弟。

    今年新材料系又新来了一个导师,姓阳.很老了,是国内在新材料领域是和周院长齐名的专家,他们两个都跟过去了,我没有申请跟过去.导师一直很勤奋,她晚上好像还在周院长的公司里做兼职,有时候白天她的电话也响个不停,她经常把自己关在里面的实验室里。只要她在,我就一直呆在实验室。

    那个刘晴新来的,看到我只要在实验室,也磨蹭着不走,刘晴和导师关系处的不错,经常和导师在一起耳语,还经常说着说着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看着我笑。我假装没看见。有时候为了等一个数据,导师会让我整夜都呆在实验室,有时候我让刘晴回去,可她总赖着不走.其实能和导师在一起,能天天看到她,看到她高兴,我也高兴,看到她烦恼,我就心神不定,不过,能陪着她,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.

    上午,导师去上洗手间,我听到她的脚步声进了洗手间,然后听到“砰”的关门声,我心中突然一凛,她平时是不关洗手间的大门的,肯定是知道了什么。我偷偷看了刘晴一眼,她正看着我在,看到我在看她,她便很快移开目光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。我真的是万念俱灰啊。我心中的女神,我亲爱的导师,我在她心目中苦心经营了一年多的光辉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了!她在心里是怎么看我的啊!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都在我的心不在焉中度过去了,快到晚饭的时候,导师把我和刘晴叫过去对我们说:

    “晚上不需要守着了,你们晚上也自由活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闷闷地也没作声,刘晴把我拉了一下,我就跟她一起离开了实验室。走在路上,刘晴看我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,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,我回过头: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干嘛?咱们不是谁也不欠谁了吗?”

    刘晴笑了一下:

    “师兄,我早上走的时候在寝室里焖了一锅排骨汤,晚上去我那里喝汤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和刘晴好好谈谈吧:“好吧,我们去超市里再去买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我们便到超市里买了些面包,牛肉,和一些包装好的青菜,然后看到有一款本地的白酒在做促销,五元一瓶,就顺手拿了一瓶,刘晴见到想抢回去:“喝啤酒吧,白酒伤身体。”

    我不理她,直接去收银台,结果又被她抢先把账付了,出了超市,我气极了,对刘晴警告道:“如果以后出来你再抢着跟我付账的话,我就再也不和你一起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晴轻轻笑了一声:“又不是什么大钱,好,好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我主要是不想在大厅广众之下和你拉拉扯扯。”

    路上我问她:“你寝室里另外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刘晴看了我一眼:“那个人好象父母是学院里的,她平时不住这边,只是有个铺。我平时都是一个人住的。”““哦”我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