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十章.阴差阳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实在受不了她了,我只好摁掉手机,然后把手机关了。靠!被她弄得我浑身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找不到周莹,我无比沮丧地回到宾馆,院长和导师等在宾馆里,看导师的表情,好象她也很关心周莹的下落,当我和院长说周莹不接我的电话之后,院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但是我在导师的脸上见到了一丝很浅的笑容,然后马上就消失了。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李洁死缠着我,害我四处躲藏,结果一不小心躲进女洗手间,被当成色狼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早上手机的闹铃把我从恶梦中惊醒,同时也收到了周莹回过来的短消息。只有三个字: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

    我靠!别让我再遇到你。

    上海,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。早上洗漱完毕,我做了个决定。

    周院长准备出门时,我拦住他:“院长,我想坐火车回去了,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。”周院长凝视了我半天:“好吧,你先回去吧,我安排人送你去机场,机票他们会给你买好的。对了,如果见到周莹,告诉她,请她回家,跟她说有什么事回家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接连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把电话递给我,电话里要求我报了身份证号码和姓名还有我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一路无语。

    当我从飞机上下来,打开手机刚两分钟,一个陌生的电话显示在我的手机上,我赶快接听“您好,是韩先生吗?”“是我…”我心中很有点惶惑。

    “周董要我来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李董?”

    “哦,就是周院长。”

    车子停在我面前,一个长得很高大威猛穿着黑西服的人从车上下来,为我打开车门,然后让我坐在司机后面。我哪里见过这种架式啊。只有在电影里面才见到过。我心里开始不停地琢磨周院长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车子回到学院时,我感概万千,暏物思人,好象每一处都有我和刘晴走过的痕迹,只是我从来也没有在意过。周莹只是我做的一个美丽的梦,既不可望又不可及,这个梦迟早都会醒,我还是应该听导师的,珍惜自己所能拥有的。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,刘晴会怎样看我,她还能一如从前地接受我吗?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车子没有往我的寝室方向走,我开始紧张起来,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,提示他走错了,我旁边的大汉冷冷地说:“没有错,董事长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车子一直开到学院的后院,因为有岗哨,所以这里我从来没有来过。到了一个小山头,很大的铁门,在小山头上绕行了一分多钟,来到一座山庄。我被半推半押着进了门,眼前的富丽堂皇让我眼花。一个保姆一样的中年妇女领我上楼,经过楼梯时,我看到周莹的一个巨幅挂像,笑得天真无邪,美丽绝伦。我明白,这里一定是周莹家里了。她领我来到一个房间,很恭敬地对我说:“您的房就是这间。有什么事您按床头那个按钮。然后关上门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更让我困惑不已,我还是呆在我的寝室安心些,呆在这里让我感觉晕晕糊糊,找不到北。我下楼,经过楼梯时又忍不住端详了挂像半天,周莹确实长得太漂亮了!我靠!如果以后有机会能抱抱她,亲亲她,死了都值。不过再认真想想她对我的那种态度,估计没有什么机会了,小样儿,别再撞到我,如果再让我有和你在一起的机会,你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下楼来到厅里,推开大门,一个彪形大汉站在门外。我准备出门时,被拦住了。我有些愤怒:“怎么?我被关起来了吗?再拦着别怪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大汉向我鞠了一躬:“韩先生,周董让您呆在这里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,如果您一定坚持出去,我不拦您,但您和您的父母可能都会有危险。”我想了半天,惹恼这些人似乎没必要。于是我退回二楼的房间,把门反锁上,我想好好静一静。

    我拿出新手机,打电话回到村里,要他们喊我的父母过来接电话。过了约莫十多分钟,我听到老母亲那熟悉的声音,一年多了,因为那个人贩子父亲出狱,我这一年多都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好吧?”我问着,眼泪都要出来了,如果因为我的事连累了我的老母亲,我是无法原谅自己的。“好啊,好啊。妈身体好着咧,你莫担心啊,晨啊,你还好吧?”“我一切都好。”“晨啊,今天上午来了个女娃,找到我们家里,她说是你的朋友,她还开着车在,带了好多吃哩用哩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警惕起来。“妈,那个人长啥样子?多大年纪?她都和你说了些啥?”听母亲描述了大半天,我已能完全肯定就是刘晴。她跑我家里去干什么?

    母亲接着说:“她说她和你在谈朋友,还说你在学校很好,因为她过来旅游,经过这儿,顺便到家里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倒,刘晴你干嘛这么急着要当我们家媳妇?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刘晴不会无缘无故就跑到我家里去。

    我只好接着问:“妈,你记不记得她说过什么特别的话?”

    母亲想了半天说:“她好象问了一句问你是不是我亲生地,你当然是我亲生地,这还用问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好吧?”

    我接着问。母亲知道我说的那个“他”指的是父亲:

    “他好,好,他就在旁边,他想和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和他没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娃…”

    挂掉母亲的电话,我感觉到自己更加困惑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被“软禁”在这里了,因为呆在房里非常无聊也没有什么事做,我准备好好整理一下思路,其实我心里隐隐有些答案,只是非常模糊。

    ~T$`☆网正/版r*首发VS

    我拿出笔,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写出来,然后开始整理思路。

    我写出来几个问题,然后从回忆中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1、为什么周莹会离家出走?

    2、刘晴为什么和周莹一起失踪?

    3、我为什么会被软禁在这里?

    4、刘晴找我的父母打听我是不是亲生的是为什么?

    5、我的这半块玉为什么会引起院长的关注?

    首先是这半块玉。然后是周莹,这好象是整个事情的两个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我开始认真回忆见到周莹的每一个细节。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