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89章 精心照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等巧莲回到病房时,那两位领导已经走了,曲维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眯瞪着休息呢,听见有动静睁开眼,正好迎上了巧莲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又做了什么?我怎么闻着好香的一股味道啊?”曲维扬抽了抽鼻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鼻子尖,我都走了一溜道,你还能闻着。”

    巧莲笑呵呵的走上前来,把饭盒敞开,从里面盛出一碗馄饨,递给了曲维扬,“馄饨,现包的,快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胳膊没受伤,虽然身上力气不大,可自己吃饭没问题,也就不需要巧莲亲手喂。

    于是接过来碗,直接舀了馄饨放到嘴里,招待所距离医院有些距离呢,哪怕是保温的饭盒,到了这边也没那么烫了,吃着正好。

    馄饨馅儿鲜香味美,面皮擀的极薄煮的软烂,加上大骨头烫里还放了虾皮和紫菜,味道鲜美无比,曲维扬只吃一口就被征服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,你这手艺真是绝了,我就从来没吃过比这个还好吃的馄饨,香、鲜,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没忍住,一口气就把一碗馄饨吃完了,然后把碗递给巧莲,还要再来一些。

    曲维扬饭量大,这个巧莲早就知道,况且他现在是受伤,不是生了病吃不下东西,所以巧莲做饭的时候特意多做了些,就是怕不够曲维扬吃。

    于是笑着又盛了一碗,“喜欢吃就多吃些,明天我再包,只要你爱吃就行。”自己的手艺受到别人喜欢,还是满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曲维扬连着吃了两碗馄饨,虽然感觉好像还是没饱,却不敢再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光顾着自己吃了,都没问问你吃没吃?还剩的么?你也吃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打量了那个饭盒,很大,估计里面还能剩不少,应该够巧莲吃了,于是停下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饱吧?再来一碗,我没事儿,等会儿我去食堂吃就行。”巧莲光顾着给曲维扬送饭了,哪有时间吃啊?

    她知道曲维扬的饭量,见到曲维扬不吃,立即猜出来曲维扬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多吃,多吃才能尽快恢复,咱们不能一直住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这都冬月二十了,眼见着进腊月门,咱得争取回家过年啊,娘和孩子们都盼着咱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回家已经十几天了,巧莲惦记着家里,真的是心里有点儿长草了。

    曲维扬听了这话沉默一会儿,“嗯,是该早点儿回家去,其实我现在伤口都愈合了,需要的就是休养,在医院养和在家里养,其实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身上中弹多处,幸好那件防弹衣虽然破了,还是阻挡了一部分弹片,所以基本上没伤到脏腑。

    身上比较重的两处,一个是腿,左腿中弹伤了骨头,暂时腿不能动。

    再就是头部,据医生说,曲维扬头部里有血块,需要等淤血慢慢化开,不然会影响他的记忆和思维,而且会经常性的头疼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处比较难治的伤之外,其余的伤口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,都已经愈合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巧莲的精心照料、一天几次抹烫伤膏之下,伤口的疤痕并不明显,估计过一个伏天,就看不出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等着明天医生来复查,我跟医生说一说,咱们回家养着去,大不了定期回来复查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也想孩子们,想咱的家呢,咱娘一个人看着四个孩子,也够她忙的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心里比巧莲还急呢,这医院里住着太不方便了,真不如回家好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吃吧,我吃这些真的足够了,馄饨里面油水挺大,我现在还不太适合吃特别多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你为了照顾我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往后你也不用单独给我做吃的,你吃啥我就吃啥,咱都一样就行。”

    话题一转,曲维扬还是不肯再吃馄饨了,非得坚持着让巧莲吃。

    巧莲忙活了这一阵,又走路过来,也的确饿了。

    见曲维扬真的不肯再吃,于是便把饭盒里的馄饨自己吃了,把另外一头浓浓的大骨头汤,倒了一碗给曲维扬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我加了补血的大枣还有枸杞党参之类的药材,你不肯吃馄饨,那就喝汤吧。

    这边买不到老母鸡,买到了我也没办法处理给你炖汤,等着回家去,我想办法弄几只母鸡炖汤给你喝,好好补养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这个曲维扬倒是没有拒绝,接过去碗,一口气就喝了一碗汤,巧莲看曲维扬喝汤,这才心满意足的低头吃馄饨。

    巧莲弄的这个饭盒很大,能装不少东西呢,除了曲维扬吃两碗之外,巧莲还吃了一碗多些,反正也差不多饱了。

    俩人都吃完了饭,巧莲把碗筷等都收拾好了,一会儿带回去刷洗干净,明天好继续送饭。

    这时候曲维扬想起来了刚才领导送来了他二十一个月的津贴,赶忙让巧莲去拿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巧莲数了数,除了那两整捆之外,零的是二十张。

    曲维扬目前的津贴是一百零几块,二十一个月差不多是两千二百块钱,应该是对的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这可真是一大笔钱了。

    乡下人家,一年到头忙活着,能剩下一百多块钱就是好年月,两千多,无异于一笔巨款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,这笔钱里面,能不能挪五百块钱给我用?”曲维扬轻轻咳嗽一声,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去战场的战友都牺牲了,他们中间很多都家庭很困难。虽然国家会给一笔抚恤金,可对于有的家庭来说,也未必够用。

    我想留着这笔钱,如果谁家有困难了,咱们就给寄去一点,多少的,算是我一点儿心意。

    一个团,最终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总得为那些同袍战友们,做点儿事情。”

    提起那些牺牲的战友,曲维扬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忍不住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巧莲一见曲维扬这样,心里也特别难受,她没当过兵,但是却理解曲维扬的心情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是他一个战壕里战斗过,一铺炕上睡过的生死兄弟,可如今那些人都不在了,留下曲维扬一个人,他哪能不难过?

    “好,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,别说是五百,你就是把这两千多都用了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咱家的条件还行,比大多人家都好,咱应该帮一般那些困难的人。”巧莲二话不说直接点头答应。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