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91章 满身伤疤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曲维扬毫不避讳的就脱了上衣,巧莲气的白了他一眼立即扭头,可仅仅这一眼,就被他身上的伤疤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人,究竟是受了多少次伤?他的营长职务,估计就是这一身伤疤换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受过这么多伤?这得是多严重啊?”巧莲心里揪着,说不出的一种难受。

    曲维扬能活着回来,真是老天爷保佑了。

    曲维扬套上衬衫,这才回头看巧莲,见她一脸震惊的模样,淡笑道,“这算什么?

    上战场又不是过家家,那都是真刀真枪,子弹又不长眼睛,我也不是神仙,还能不受伤?

    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,我还有一条命活下来,已经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没事儿,别看这些伤疤吓人,都是皮外伤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?”曲维扬瞧见了巧莲眼里的担心,赶忙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担心你了?我就是没见过有人身上这么多伤疤,第一次见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巧莲别扭性子又上来了,瞪曲维扬一眼,抱着衣裳去了西屋,借着半截儿间壁的遮挡,蹲了下来,快速的换了衣裳。

    没办法,衣裳不换不行,穿着湿衣裳会落毛病的。

    这房子没有间壁,想遮也没东西。

    外头下着雨,曲维扬刚换了干净衣裳,她还能把曲维扬撵出去?

    好在曲维扬还算识相,早就转过身子跟嘉康佳媛说话,根本没往西屋看,巧莲也只能安慰自己,权当屋里没人算了。

    快速的换了干净衣裳,巧莲这才从西屋出来,拢了拢头发,然后刷锅烧水。

    她打算包菜包子呢,需要烧开水把大叶芹烫一下。

    这边生了火烧水,那头直接把上午“买”回来的肉取出来,剃了皮,切成小块剁碎。

    肉馅刚刚剁好,锅里的水也开了,于是把孩子们摘好洗净的大叶芹倒进锅里,烫一个滚儿用笊篱捞出来,放到冷水中过一下。

    曲维扬哄着孩子们玩儿了一会儿,转回头瞧见巧莲在忙,于是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我能帮你的么?我以前在炊事班也扛过大锅,会做饭。”

    刚参军的时候,被派去了炊事班,干了一阵子,多少的能做两样菜。

    巧莲看了一圈,指了指地上的发芽葱,“帮我扒葱吧,馅儿里多放点儿葱花,味道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没什么能让曲维扬做的,面是中午吃过饭就发上了,肉馅儿已经剁好,眼下就只剩剁菜。

    曲维扬累一天了,巧莲也不好意思指使他再干别的,索性让他帮忙扒几棵葱算了。

    曲维扬瞧着地上的发芽葱,倒是也没嫌弃活简单,找了个木头墩儿坐下,一棵一棵的扒葱。

    一边扒葱,一边跟巧莲聊天,“家里有蓑衣和斗笠是吧?今晚上肯定上蛤蟆,我想捡蛤蟆去,就是没有手电筒,得弄几支松明子照亮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是个闲不住的人,以前没参军的时候,最爱捅咕这些上山下河的事情,自然知道什么季节有哪种好吃的。

    蛤蟆,是东北人对中国林蛙也就是雪蛤的一种土叫法,这可是极品河鲜,味道鲜美营养丰富。

    每到春秋时节,东北人都爱去抓蛤蟆,炖着吃别提味道有多美了。

    蛤蟆冬天在河里过冬,开春天暖和时,趁着下雨天,从河里上来,到泡子也就是小型湖泊里面产卵。

    产卵之后,便上山进入林子,以捕捉昆虫为生。等到秋天时,会趁着下雨天,从山上下来,再到河里过冬。

    人们正是摸准了这个规律,在开春下雨的时候,打着火把或者拿着手电筒,在河岸边来回溜达。

    蛤蟆见了光就会一动不动,直接过去捡起来就行,所以称为捡蛤蟆。

    开春的蛤蟆在河里饿了一冬天,肚子里非常干净,味道格外鲜,是东北人最爱的一种美食,不少人都会在春天下雨的时候出门,捡蛤蟆。

    “蓑衣啊?有两件,在仓房里,应该还是原来房主家的。我过来的时候就挂在仓房里,就是不知道坏没坏?”

    巧莲都忘记可以抓蛤蟆的事情了,被曲维扬一提醒,这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晚间我也和你一起去抓吧,多抓一些,俩孩子也该补补。”

    巧莲更惦记着攒积分,蛤蟆这种极品河鲜可是很值钱呢,尤其是现在这年月的蛤蟆,纯野生个头也大,可不是后世那些养殖的蛤蟆可比,价钱要高出很多。

    这些天忙着家里修房子种地,巧莲也没什么机会进山去弄野菜,积分已经好久不涨了。

    巧莲心里着急,说不定抓蛤蟆多了,还可以偷着卖掉一部分换钱呢。

    曲维扬看了巧莲一眼,想说不让巧莲出去遭罪,可这话终究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的一个半月假期,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天,跟巧莲相处的时间可就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曲维扬很珍惜眼前的时光,恨不得时间能过得再慢一些。能有机会跟巧莲一起去捡蛤蟆,也是极难得的回忆,他舍不得拒绝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你多穿点儿衣裳,我去仓房瞅一眼,看看蓑衣咋样?要是不结实了,就赶紧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曲维扬说着,就从屋里出去,到仓房找出了斗笠和蓑衣,披着在外面走了两圈。

    发现蓑衣还行,没怎么坏,这才放心了,重新挂到仓房里。

    等曲维扬再进屋时,巧莲这边已经叮叮当当把菜剁出来了。

    碧绿的菜,红白相间的肉馅儿,再放进去嫩绿的葱花,搁点儿油、酱油、花椒面儿、咸盐等调料拌匀,散发着特别香气的包子馅儿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就在东屋炕上,摆了面板,巧莲揉面擀皮儿,曲维扬包,俩人忙活着开始包菜包子。

    两合面里大部分是苞米面儿,太脆,包不成圆圆的包子,只能包那种类似于大饺子那种长的。

    这个没啥技术含量,曲维扬包了俩就挺好了,巧莲便放心让他包。

    嘉康佳媛俩娃也围在面板旁边,一脸惊奇的看着爸爸包包子,“爸爸,原来你也会做饭啊。”

    佳媛万分崇拜的看着曲维扬,在她眼里,会做饭的人都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曲维扬见到闺女那一脸崇拜的样子,忍不住有些小得意,“是啊,爸爸也会做些饭菜呢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妈妈做的好吃,可也能填饱肚子,不至于吃生的。等有机会了,爸爸做饭给你们吃。”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