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319章 打听的结果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    三人回到家中,都累的不行,也顾不得什么干净卫生了,直接上炕睡觉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香,第二天早晨差点儿都没起来。

    曲维扬两天休假已经过了,自然要去上班,于是草草吃了早饭,就骑着自行车去县里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媳妇,棒槌就放在你那里,等着我去打听一下,看看药厂那边能给多少钱。

    要是觉得划算呢,咱就卖给药厂,要是觉得不划算,干脆你就试试卖给你那个系统。

    我有点儿担心,那棒槌太大了,这要是拿出去,太显眼。”临走之前,曲维扬扯着巧莲出门,在巧莲耳边轻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其实巧莲也有点儿担心这个,那两棵大的估计都有七八两,即便是在这年月,也极其罕有。

    巧莲记得以前听说过,有一年抚松出来一棵大棒槌,最后被送到京城了。

    以前抚松人参博物馆里面,有一棵镇馆之宝,两百三十八年的人参,当时出土也不过才两百几十克,还比不上他们的大呢。

    这要是让人家知道了他们进山弄到这样的宝贝,很可能真的会招来麻烦,即便眼下没事,也怕以后有人会眼红出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前世听家里老人说起过,有一年林场的一个老人进山,挖到了一苗大山参,结果消息露出去,晚间就被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,几个人进山拿了大山参,晚间都不敢睡,一人抱着一杆猎枪,直到山参卖出去了大家分了钱才算安心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啊,不管什么年月,都是如此,即便是现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巨额的财富面前,总会有人铤而走险。这要是真的让人惦记上了,谁知道哪里会出事?

    曲维扬总出门,家里还有四个孩子呢,所以要加倍小心,尽量别走漏消息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就先去打听吧,有了结果咱再商议,反正放在我那儿,一时半会儿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没有比随身仓库更安全的地方,这一点巧莲很自信。

    就这样,曲维扬骑着车子离家上班,巧莲因为请过假了,索性留在家里收拾一下家里面,把他们上山的衣裳都拿去清洗了。

    至于嘉康,这孩子看样的确是累着了,吃过早饭之后,又重新回炕上躺着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佳媛知道哥哥累的慌,尽量领着弟弟们在外面玩,嘉俊嘉和这俩现在白天基本都不着家,谁也没吵着嘉康。

    就这样,嘉康直睡了一上午,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才醒来,看起来精神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醒了就起来吃饭吧,看起来真是累坏了,下午也没啥事,在家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巧莲看见儿子醒了,过去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,还行,不热,那估计就是累的,她之前还担心孩子是不是病了呢。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嘉康赶紧下了地洗脸洗手,然后回来跟大家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小孩子嘛,毕竟是精力旺盛,饱饱睡了一上午之后,就满血复活了。

    下午正好赵大宝来找嘉康玩,这小子就跟赵大宝他们一起,去河边钓蛄了。

    昨晚回来的时候,巧莲嘱咐过嘉康,千万不能跟外人提起他们进山挖参的事情。

    嘉康这孩子稳重,又让巧莲教导的嘴特别严,所以巧莲丝毫不担心嘉康会出去乱说。

    至于家里面,巧莲也没跟佳媛提起过放山收获的事情,佳媛上午问了一次,巧莲含糊其辞的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嘛,这放山就是个凭运气的事情,也不是谁进山里都能有收获,巧莲毫不心虚的糊弄孩子,没觉得自己做的不对。

    今年公历和农历相差不算太多,农历七月十一,是公历八月九号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,菜园子里各种菜蔬正兴旺呢,什么豆角、茄子、黄瓜、辣椒、洋柿子等等,都长势喜人。

    巧莲本来就是侍弄菜园子的好手,再加上曲维扬帮忙,家里这些菜长的特别好。

    豆角架上豇豆宽长的都有半尺长寸许宽,一串一串的特别密实,这玩意儿炖着吃一般,最主要的是切了丝晒着比较好。

    左右下午也没什么事情,巧莲干脆领着佳媛在菜园子里摘了好几筐豇豆宽。

    然后佳媛摘菜,巧莲搬出菜板来,就在院子里头切豆角丝,然后铺在破席子上头晒着。

    夏秋多忙活一些,到了冬天和开春就少受难为,住家过日子都是这样,不能懒。

    夏末的阳光好的很,**辣的晒人,豆角丝摊在席子上晒一下午,基本上就全都蔫了,第二天再晒一晒,然后收起来留着冬天吃就行。

    巧莲干活快,一下午切了三大筐豆角,外头席子上摊了好大一片。

    正忙活着呢,曲维扬骑着车子从外头回来了。

    巧莲正好也切完了,于是扔下刀,走到曲维扬跟前儿,低声问,“咋样?打听着具体能卖多少钱了么?”

    曲维扬点点头,“打听着了,那边说,要是五两左右,最低八百,六两最低就是两千。

    要是七两的话,能给到五千多,八两往上,没有价格。

    人家说了,那样的就得往上送,药厂不敢留。当然了,还得现场再看一看货怎么样,要是货好,价钱还会再高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像这一类珍贵药材,药厂也不是直接留着配药,很多时候也都是送到上级部门去。

    曲维扬可不是吃白饭的,他现在做的就是供销这一类工作,接触的人很多,也有不少渠道,正好今天上午没啥事,该打听的都打听着了。

    巧莲一听这话,点点头,“行,我知道了,那这样,晚上咱找个称,把那几棵棒槌都称一称。

    轻的拿去卖一棵,剩下的看看系统要不要吧。”

    那两棵大的,估计都有八两往上,这样的大货,就连药厂都不敢收,要往上报。

    这一往上报,那可就不知道什么结果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倒不是巧莲心疼钱,而是她怕出名。

    这一往上报,别说大营乡和县里了,恐怕省里都得惊动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啊,最要紧的是低调一点儿,别太招人惦记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系统肯不肯收,要是系统收就好了,神不知鬼不觉的,也省的让旁人惦记。

    “行,就照着你说的办吧,咱家已经够出眼了,不能太招人记恨。”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